指挥巨擘艾申巴赫震撼演绎“马勒第六”

6月26日,指挥巨擘艾申巴赫执棒上海交响乐团,以马勒恢宏巨制《第六交响曲》为2015/16乐季收官。在前一晚的音乐会上,艾申巴赫搭档炙手可热的希腊小提琴家卡瓦克斯,带来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一连两场精彩演出,让乐迷大呼过瘾。

指挥巨擘艾申巴赫执棒

 

卡瓦克斯飘逸的长发与行云流水的勃拉姆斯《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相得益彰。这位出生于希腊雅典的小提琴家,21岁时便囊括三项世界主要的小提琴比赛桂冠。其琴风高冷稳健,弓法酣畅凌厉。一年前,两位便在艾申巴赫执掌的美国华盛顿国家交响乐团有过两周的驻场合作,因此这对组合在台上早已轻车熟路。

 

闭幕音乐会上演的“马勒第六”是一部惊人的杰作。完美的结构、绚丽的配器、行云流水的对位手法、复杂的情绪变化,在首演超过100年后依然让人惊叹。《第六交响曲》充满神秘感,指挥家富特文格勒称马勒的《第六交响曲》为“音乐史上第一部虚无主义作品”。

 

在很多人眼里,艾申巴赫都是“马勒第六”的权威指挥家。2010年三月,英国《留声机》为纪念时年马勒诞辰150周年,邀请11位指挥家各自讲述一部马勒的交响曲,外加他的《大地之歌》。其中,艾申巴赫深度剖析的,便是这部《第六交响曲》。

 

“马勒第六”第二个乐章和第三个乐章的顺序历来饱受争论。在初版乐谱中,谐谑曲为第二乐章,行板为第三乐章。而在随后出版的第二版和第三版总谱中,马勒将行板指定为第二乐章,谐谑曲为第三乐章。这一看似无关紧要的调动其实在音乐情绪的连贯性和逻辑性上都会产生大为不同的效果。艾申巴赫把谐谑曲作为第二乐章。他认为,这样的顺序更加符合作品的内在逻辑,第一乐章音乐的不安情绪和强大力量在谐谑曲魔鬼式的舞曲中得以延续。“马勒第六”有着鲜明的音响形象,第一乐章“牛铃”的使用,和第四乐章巨大而沉闷的重槌声响,都很独特。重锤代表着命运的碾压,充满让人震撼的悲剧力量。

 

回顾上交2015/16乐季,有许多值得回忆的精彩瞬间。去年10月的开幕演出,余隆携手成功复出的韩国小提琴家郑京和,带来布鲁赫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接着,勋伯格为浪漫主义收尾的大部头之作《古雷之歌》的中国首演让人惊艳。瓦格纳的《尼伯龙跟的指环》由122人的交响乐队、80人的合唱团及39名独唱演员构成的强大班底连轴呈现,也成为沪上的一场盛事。乐迷们还看到九十多岁的指挥名宿内维尔·马里纳爵士与耄耋钢琴家德慕斯的“世纪之会”、红遍欧美的男中音托马斯·汉普森演绎马勒《少年魔角》、上海交响乐团与墨尔本交响乐团的“合体”同台……这些片段都为上海留下值得回味的音乐记忆。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  题图来源:上海交响乐团提供  图片编辑:周寅杰 

来源地址:指挥巨擘艾申巴赫震撼演绎“马勒第六”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