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一木都过着“纯有机”生活的农场是个啥样?不妨来这里看看

 

木板铺设的曲桥,清澈的人工湖里隐隐能看到游动的小鱼,路边的小花绚烂芬芳……走进中新泰生示范农场的第一感觉,是自己仿佛正在游览一座漂亮的公园。不过,来到农场内部,大片的农田和蔬菜大棚、欢蹦在田间的散养鸡又在“提醒”着人们:这里确实是一个农场。

 

这家农场位于崇明岛北部北七滧现代农业开发区内,是一个养猪业和种植业实现循环的连体农场,也是崇明首批博士农场之一,不久前已通过了农业部的蔬菜标准园审核。除了漂亮,这家农场还有什么“绝活”?这是一家崇尚自然农法、坚持有机生产的特色农业生产基地,从农场地里种的蔬菜到场内的一草一木,都与化肥、农药“划清界限”,过着“纯有机”的生活。

 

一万头猪成有机生产“聚宝盆”

 

泰生农场总占地面积约680亩,主要分为蔬菜基地和猪场两部分。其中,泰生猪场规模不小,生猪存栏量达1万头。在很多人眼中,养猪是把“双刃剑”,既能带来丰厚的回报,却也因为其衍生出的各种污染问题而让饲养户头痛。不过,泰生农场的经营者却不必为治理猪场污染物而烦恼。相反,这个猪场还成了经营者眼中发展有机农业的“聚宝盆”。

 

2011年,泰生农场启动建设,并提出打造有机农场的目标。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农场有机蔬菜认证面积已达400余亩。这么大片的蔬菜地,肥料哪里来?“农场使用的有机肥有98%取自猪场。循环农业既降低了生产成本,也解决了污染问题。”农场农业总监陈泰安说。

 

要实现猪场污物“变废为宝”绝非易事。记者了解到,该农场产出的污染物先要进行固液分离,固体猪粪进入堆粪场制作堆肥,尿液与污水则进入生化池变为水肥。在堆粪场,固体猪粪与收购来的稻秸秆,以及农场内产出的杂草、菜渣等农业废弃物一起进行搅拌、堆叠发酵,大约三四个月之后便可成为供农田使用的有机堆肥。整个猪场一年可产出猪粪约1400吨,加上各种辅料发酵,最终能转化为近1500吨堆肥。

 

要实现“纯有机”循环,必须舍弃一部分经济利益。农场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农业生产也已越来越“寸土寸金”的当下,为了让猪场污水“变”成肥料,泰生农场用近80亩土地建造了6个生化池,这占据了农场总面积的12%左右。通过固液分离后产生的液态污染物流经6个生化池,经由池内微生物的降解,浓度变得越来越低,最终成为可直接灌溉大田的有机水肥。

 

一草一木皆投身“有机革命”

 

到底什么叫“有机农业”?在很多人的观念中,有机农业就是在农业生产中完全或基本不用人工合成的肥料、农药、生长调节剂和畜禽饲料添加剂,而采用有机肥或有机饲料满足作物和畜禽的营养需求。不过,这并不是泰生农场“有机农业”的全貌。“让一草一木都与化肥、农药‘划清界限’,打造真正符合有机标准的农产品生长环境,这才是我们的目标。”农场相关负责人说。

 

走在泰生农场的草坪上,随处可见一撮撮蚯蚓粪便,这与现如今很多公园里干净的草地形成鲜明对比。“蚯蚓是改良土壤的能手,我们这边的草坪不打杀虫剂,所以才能见到这样的景象。”陈泰安介绍,不仅是田间的农产品,农场内的一草一木都遵循着这种有机种植法则。

 

不打药怎么防虫?很多在农场里工作的员工起初难以理解。甚至有人出于好心向陈泰安建议:“要不我就偷偷给这几棵树打些药,大家没看到也无所谓。”这让陈泰安有些哭笑不得:“农场是一个整体,对场里的花草、树木使用农药、杀虫剂,土地同样会遭受污染,又如何保证场内种出的农产品不受影响?”为断了大家的念头,泰生农场立下规矩,杜绝一切有悖于有机种植的行为,违者将被严惩。

 

如今,泰生农场的有机“革命”正在多方面展开。在农场菜地里,不同品种的蔬菜被穿插间隔种植,每个品种种植规模都不大。记者在一个占地两亩多的蔬菜大棚里参观时发现,里面种着10余种不同品种的蔬菜。“在不使用农药的情况下控制虫害,这种混种方式效果很不错,可有效阻止病虫害的大流行。”陈泰安介绍说。

 

光靠混种来抵御虫害还不够,生物防治也是重要手段。农场里长期饲养着鸡群,它们除了喂食少量玉米粉,其他食物都从田间摄取。蔬菜大棚内每当一茬菜采收完毕,工作人员就会把鸡群赶进去放养一周,将田地中的害虫一扫而光。这一模式,既满足了鸡群的口腹之欲,也为下一茬蔬菜的种植创造了良好环境。

 

一个健康心愿促成“泰生”落地

 

崇尚自然农法,意味着泰生农场的农业生产不可避免地要回归“看天吃饭”的时代,即使运用多种防护措施,风险依然不小。陈泰安坦言,6年来,农场从有机生产中的获益与投入不成正比。“做有机农业,不容易,坚持做有机农业,更不容易。”

 

不过,即使面临经营压力,泰生农场始终不忘初心,将有机种植作为农场立身之本。为啥?这和农场老板、新加坡“养猪大王”陈逢坤的一个心愿有关。

 

20年前,陈逢坤把事业转移到崇明,并在如今泰生农场所在地办起了万头猪场。陈逢坤的事业顺风顺水,但过度操劳也让他的健康每况愈下。大约在八九年前,他在一次住院治疗过程中查出患有心肌梗塞。住院期间,他开始反思人生,有了个“小心愿”:赚钱不应成为生活的全部,要尽量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此后,陈逢坤听取台湾大学教授林宗贤的建议,利用猪场做有机农业,既减少了环境污染又能种出有益市民健康的有机蔬菜。2011年,项目在崇落地,这便是如今的泰生农场。

 

泰生农场建造伊始的那段时间里,陈逢坤与林宗贤、陈泰安等专家一起住在农场,吃自家种的有机蔬菜。身体情况逐渐好转。尝到了健康生活带来的甜头,更坚定了陈逢坤把有机农业做下去的决心。

 

陈泰安告诉记者,整个泰生农场不设“禁区”,游客可近距离参观有机生产全过程。“让游客成为农场的监督者,也有助于我们把有机农业做得更加完善。”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

来源地址:一草一木都过着“纯有机”生活的农场是个啥样?不妨来这里看看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