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场为了阿兹海默的慈善演出(二)

2019/9/8 23:36:54

一场为了阿兹海默的慈善演出(二)

可外婆也不能来,她也听不到呀!囡囡的小脸晴转多云。

 

我想都没想就说,外婆会感受到的!

 

囡囡是个满月时在教堂受洗的婴孩。我相信上帝的甘露滋润过她,必有呈现。一股诗意的激情澎湃着我的心,可一想到租借演出场地、印制海报、推销门票、募款等等具体繁杂琐细,我踌躇而惶恐了,怕的不仅仅是一大笔花费。囡囡不是明星,妈妈也非名人,又不是任何一家音乐专业单位举办的,凭什么人家要买帐啊?

 

要是没人来看我演出怎么办?囡囡说出了我的担忧。

 

放下萧邦的美丽忧伤,囡囡弹起贝多芬的《悲怆》,这将是独奏会的重要曲目。一双小手重重落在琴键上发出一串震撼的强音,我的心被砸闷了。当一个梦想刚刚产生的时候,眼前如有一团火焰;可当你开始为梦想付诸行动时,那火焰便消失了。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暗区,甚至抱怨自己干吗要自以为可以是一枚钥匙?但凡成了钥匙就必定要去黑暗里探索。我觉得自己进入了一把很难打开的锁,在幽暗的锁孔里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转。

 

囡囡做的短片以外婆年轻时的照片和名字,配上“勿忘我”三个英文字,观众忍不住泪奔。她演奏起曾在越洋电话里给失忆前的外婆演奏过的那曲忧伤的萧邦。

 

妈妈,场地和时间呢?我要到Facebook(脸书)和instergram上发消息呀。

 

囡囡的话猛然提醒了我。宣传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第一步。

 

于是,在囡囡每日的琴声里,我不停地发电邮发微信打电话,不停地搜索有关阿兹海默的资料,以中英文向社会各方面发出信息。持续一个多月努力,终于得到温哥华乐活网、通利琴行以及囡囡所在的钢琴学校作为赞助单位的支持。通利琴行的斯蒂文先生不仅为演奏会争取到免费演出场地,还一口答应出任演奏会的英文主持人。后来在他主持演奏会的讲话中,我才得知他的祖母是个资深的钢琴教师,不幸也罹患了阿兹海默!

 

一个瓢泼大雨的下午,我走进了斯蒂文介绍的BC省阿兹海默学会(Alzheimer Society of BC)办公室,在负责慈善项目的特蕾莎女士提供的申报登记表上工整地填写了慈善项目的名称、演出场地、时间、票价、募款数额、以及囡囡正式的名字:Michelle Jia Yun Xu (徐珈贇)。

 

阿兹海默,是近年来发病率很高的世界性疾病。仅就2011年的统计,加拿大65岁以上人口中,就有747,000人为此症或其他脑病所折磨。最新统计显示,这个数量将在下一代人口中成倍增长,而因此累计的医疗护理成本将高达132.2亿加元。特蕾莎女士说,非常需要向社会广泛宣传关注这个疾病,并向病患及其为此深受折磨的家庭伸出援手。她告知在本省乃至全加拿大为此发起公开募捐慈善活动的华裔,我们母女是第一个。通常民间的慈善活动,学会是不参与的,但是囡囡的这场特殊的钢琴演奏会,特蕾莎说她本人和学会工作人员一定到场。

 

两天后,“为了记忆的旋律”的演奏会消息、囡囡与外婆的照片,正式登上了BC省阿兹海默学会的官网,同时学会开通了网上捐款账户。本地中英文传媒相继刊登了相关消息。

 

然而,演奏会有了媒体的舆论支持,但毕竟还是纸上画饼,而且对这个“画饼”观望的、质疑的也不间断。特蕾莎说能够卖出去一百张票就是成功。囡囡12岁了,我和囡囡商定给门票定价12元加币。

 

加拿大BC省老年失智症学会“为了记忆的旋律”演奏会特别制作的官方网页。

 

然而,我清楚的一个事实是,许多华裔家长不惜花巨资让孩子学钢琴,却未必愿意花时间去看一场免费音乐会。如何让相识和不相认的人自愿花12元买一张门票不是易事,网上捐款更不会天上掉馅饼。我默默地看着特蕾莎女士给我画的一张图表,图表指示慈善活动发起者如何从自己开始向周围扩展。我开始明白加拿大的慈募募捐,其实就是一个发自基层的“群众运动”,而一个无名鼠辈,其“发动群众”的过程更不容易。

 

从自己开始。于是我到网上账户和放在餐厅钢琴上的小房子造型的捐款盒分别投了20元和5元。同时,我给微信圈里的大部分微友转发了“为了记忆的旋律”的网页链接,并附言一一恳求。这之后的几天里,我几乎都不敢打开微信。多少次我对着屏幕上曾经熟悉亲切的名字纠结着,指头哆嗦着要不要点击“发送”,好怕石沉大海……

 

囡囡爸爸就警告我不准发给他的朋友,万一人家没反应,多没脸面!而我的自尊心在向熟悉甚至亲密的朋友的募捐过程中痛了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