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1国重启会谈,日本想当“大哥”,TPP能起死回生吗?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现在日本必须担任起领导角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接受采访时抛出挽救“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豪言壮语”。本周末,TPP的11国贸易部长将在越南亚太经合组织部长会议期间举行会谈,讨论如何推进这份“名存实亡”的贸易协定。没有了美国,TPP还有价值吗?它有机会冲过终点线吗?将来美国会重新加入吗?发起国之一新西兰的媒体抛出一连串问题。


   
上周四,新西兰议会批准了TPP协议,成为继日本之后第二个批准国。昨天,安倍与新西兰总理在东京会晤,两人信誓旦旦要引领“队友”对现有协定做少许修改,力推今年11月达成11国版的新协定。


   
作为TPP首位批准国、目前经济体量最大的成员国,日本的态度也曾经历反复。起初,它认为美国“退赛”让TPP失去意义;然而眼下,安倍打算“挺身而出”。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哈密尔顿·哈特认为,日本的态度转变可以看作其对TPP的战略思考,也是新协议可能成功的标志之一。


   
亚太经合组织秘书处执行主任艾伦·布拉德则表示:“TPP部长们能否通过简单地改变条款来推动TPP继续前行,或者是否会在河内联合表态,肯定TPP的前景,并给出更多的讨论时间,我们拭目以待。”

 

没有美国,为什么要继续?

 

“美国的撤出让这笔交易几乎无药可救”,新西兰新闻网站newsroom援引哈密尔顿·哈特的话指出。当初由于美国的存在,TPP谈判变得非常漫长、复杂、有争议。然而现在,各国将无法进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签约国会想,我们被迫做出那么多让步,我们的回报不再存在了? ”


   
对此,新西兰商务部长麦克莱“不敢苟同”:将投资者与国家之间的争端解决机制等条款描述为被美国的要求所迫,是错误的,毕竟这是一场自愿的聚会。


   
中国现代国际问题研究院经济所所长陈凤英指出,“尽管市场变小了(据报道,TPP11的内部贸易只是原始版的四分之一),但在日本和新西兰推动下,其他国家应该会跟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艰苦努力,各国都有意愿继续保留这个谈判成果。”复旦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宋国友进一步指出,TPP能给各国经济带来好处,比如,特朗普政府已流露出明显的“内向”倾向,11国自贸协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据路透社报道,全面实施后,现有11个成员国的净利益将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4%。


   
当然,各国也有各自的动机。新西兰国际商业论坛副主任菲奥娜·库珀认为,像新西兰这样的国家,往往是双边谈判中的小伙伴,加入多边框架是更安全的选择。单单就进入日本市场而言,TPP11就有重要价值。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阮选仁表示,推动TPP可以帮助日本提升与美国进行双边协议谈判的地位,这也适用于越南。“这是游戏的一部分,双边谈判中,谁都不想被视为更殷勤的一方。”宋国友认为,日本一心想成为TPP的新“领头羊”,可能也有牵制中国的考量。

 

少许改动能让TPP“复活”?


   
按照TPP规定,这一协定生效需要至少6个国家批准,同时这些国家的经济总量必须相当于12国国内生产总值之和的85%。随着美国退出,这个规则如何适用也成为一道技术问题。有观点认为,只要剔除美国重新计算便可;也有观点认为,这一门槛线将被“重置”。


   
路透社认为,TPP眼下的最大障碍,是如何消解美国“中途退赛”的负面影响。有分析指出,一种方式是删除或重新谈判一些以美国为中心的条款,但这将是一项浩大工程。它所花费的政治成本也是一个因素,有些国家负担不起一场新的谈判。


   
TPP谈判期间,为了进入美国的广阔市场,各国都曾做出不同程度的让步。如今,11国可能陆续出现维护本国利益的修改要求。如澳大利亚或许要求缩短医药品数据的保护期限,日本可能要求放宽乳制品、牛肉等紧急进口限制;被迫进行国企改革的越南、马来西亚也心怀不满……


   
但与此同时,另一种观点认为,不应该对现有条款大幅删改,“少许改动”是首选,这样也能为美国将来的回归留下“后门”。 库珀指出,重新谈判一项新协议需要时间,而目前现成的协议就摆在面前,一鸟在手,胜过二鸟在林。


   
宋国友指出,当时TPP把美国利益放在首位,现在需要重新进行经济利益的识别和计算,对可能的损失进行再评估,这会成为谈判的不确定因素。目前各国都有强烈的动机,正在讨论怎样协调相关条款,不至于让特定国家遭受太多损失,TPP11谈成可能性很大。陈凤英补充道,几个重头国家里,日本已经批准,澳大利亚早就摆出积极姿态,加拿大在亚洲有广阔的能源市场,批准也不成问题。


   
新西兰商务部长麦克莱说,2018年2月是各国的批准截止日期,新西兰希望在这个时间点上TPP11能有显著进展。

 

美国会“回归”吗?


   
美国会回心转意吗?TPP的11个成员国当然希望这会成为现实,但学者意见分化。


   
陈凤英认为,在特朗普眼里,TPP与北美自贸协定(NAFTA)状况很像,都有劳动力成本低廉、对美国构成竞争的国家(墨西哥、越南等)。作为商人总统,特朗普在经济利益方面的计算会多于政治考量,因此他任内重新加入的可能性很小。


   
哈密尔顿·哈特认为,美国大多数政治代表都不指望通过支持TPP来获取政治资本。因为支持双边交易更有吸引力,这会给特定的美国公司和选区带来利益,成为他们的政治资源。“如果你追溯TPP的起源、TPP为了什么,你会发现,它最初意图并不是要把美国囊括在内。”


   
但库珀表示,虽然特朗普对TPP采取了强有力的态度,但如果经过修订的协议被证明是成功,美国农民、生产者、出口商会给政府施加压力,可能会改变“政治演算”。


   
《华尔街日报》14日报道认为,上任第一天就退出TPP的特朗普,将不得不在他余下的任期内恢复TPP的部分条款。首先,TPP将为美国利益开辟新领域。如将促进电子商务的发展,还将要求国有企业像商业公司那样运营,而不是成为政治工具等。第二,TPP将帮助特朗普政府完成一些主要贸易目标:TPP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它某种程度上重新协商了NAFTA,而这正是特朗普政府所主张的。第三,TPP还加强了美国与亚洲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


   
宋国友也认为,不能完全排除下届政府或者特朗普本人重返新形式的TPP。美国可能在时机成熟时重新加入,它并没有彻底关上大门。


   
陈凤英最后提醒道,美国退出,TPP的“规则影响力”将大大减小。但是不可否认,尽管市场不大,日本领衔的TPP生效将造成亚太地区贸易格局的某种分化,这种状况令人担忧,也会给“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形成压力。

来源地址:深度|11国重启会谈,日本想当“大哥”,TPP能起死回生吗?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