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眼红周琦有特权!不是NBA不好商量,只能怪菲律宾篮协自己“不到位”

菲律宾男篮参加亚运会并试图招募NBA球员克拉克森一事,近日成为篮球迷关注的热点。在NBA官方宣布拒绝放行克拉克森后,菲律宾媒体开始拿中国球员周琦举例,抨击这样的待遇“不公”。

克拉克无缘亚运会

 

不可否认,周琦能打亚运会,的确算是“走后门”。但这样的“特权”,本就是NBA多年的潜规则,菲律宾篮球遭遇不一样,只能怨自己,不能把锅甩在中国篮球身上。

NBA拒绝菲律宾男篮的理由很简单,NBA和国际篮联有约定,NBA球员可以参加奥运会、世界杯、洲际杯赛和相关比赛的预选赛比赛,亚运会比赛不属于参赛范围。周琦显然也属于这个范畴,他现在是NBA火箭队的球员,与俱乐部的合同有效期到2021年为止。

 

 

说菲律宾只能怨自己,还因为这一规定不像NBA其它硬性条款,从来都不是死规定——只要“你情我愿”,放行是顺理成章的。这里的“我愿”,除了NBA一方,还有一方,就是球员所在俱乐部。

2002年,姚明从上海东方俱乐部转会到休斯敦火箭队的合同中规定,火箭俱乐部将无条件准许姚明参加四项洲际大赛:亚运会、亚锦赛、世锦赛与奥运会。俱乐部合同中的参赛范围大过了NBA联盟的要求。按理说,球员是球队的资产,要比NBA联盟更在乎球员,任何有风险的行为都会被慎重对待。火箭队当初之所以给姚明开绿灯,证明很多事情在签约前就谈妥,不存在任何后顾之忧。回到周琦这件事,想必也同样如此。

此外,火箭队让周琦参赛虽然会承担一定伤病风险,但收获更大,可以巩固火箭在中国的球迷基础。菲律宾篮球,显然没有这样的“提前意识”。

 

 

还有,两个国家篮协的公信力和保障实力,或许也是NBA区别对待的原因之一。姚明担任主席中国篮协,肯定能和NBA保持良好的沟通,能保障球员的曝光度,还可以保障球员的身心健康。菲律宾篮协在对待麦基的问题上已让NBA球队有所警惕,当年因为保险费用上的分歧,麦基最终放弃为菲律宾征战。菲律宾的训练水平和医疗条件,或许也会让NBA球员和联盟都有些放松。自己的基础工作没做好,怨不得别人不信任。

中国球员巴特尔于2002年参加亚运会,当时巴特尔也在NBA效力;前魔术球员安德·尼克尔森曾于2015年代表加拿大出战泛美运动会;巴里亚曾于2011年代表波多黎各队参加了泛美运动会。泛美运动会与亚运会,其实是相同性质的赛事。

这些案例都已证明,不是NBA不好商量,而是要看你有没有诚意和实力。

 

来源地址:别眼红周琦有特权!不是NBA不好商量,只能怪菲律宾篮协自己“不到位”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