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届“上海之春”热评:老牌音乐节继续“生长”靠什么

2019/11/9 4:21:29

本届“上海之春”热评:老牌音乐节继续“生长”靠什么


■“上海之春”并不是一块简单的试验田,而是力求展示高质量新作的平台和孵化器,新作演出规格上去了,音乐节的影响力自然会上去。纵观世界上有影响力的音乐节,莫不如此。“新”的眼界要宽,立足点要高,如此,中国原创作品的水平才会随之“水涨船高”,逐步走向世界级的水平。本届音乐节的演出,已初步显露出了这样的变化趋势,值得肯定


■正如让观众毫无归属感的标新立异,不如于昨日有所传承、演出品质拔节而高的创新一样,经典如果只有照搬照演一个路数、一个版本,那它在演出状态、观演平台极为多元的现代剧场,也就做不到鲜活和贴近,只能囿于一种口味的观众。对办节的这两个“翅膀”进行更开阔、更开放、更深入的理解与探索,同时永远以追求高品质为第一生命线,将会有助于“上海之春”办成近悦远来,真正具有世界性口碑的音乐节


 

2017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行程过半,观看作品之余,感到有话要说。

 

不为新而新,新作“高标”亮相有回声

 

“上海之春”的重要主旨之一是力推新作品,首演新作品,但对上演什么样的新作品,历来理解不一。难点在于评判标准——没有演过,如何知道好坏?于是,曾几何时,只要是新写的,就一呼隆上演,效果可想而知,某种程度也影响了音乐节的声誉。现在的“上海之春”,经过总结和反思,明显成熟理性了许多,今年的开幕音乐会“中国故事——敦煌”,以我国著名作曲家叶小刚的专场作品上演,由上交音乐总监余隆和驻团指挥张洁敏指挥上海交响乐团演奏。曲目中除了交响组曲 《敦煌》(序:乐舞)是此次音乐节委约首演外,其他四部作品《峨眉》(为小提琴、打击乐与乐队而作)、《悲欣之歌》(为低男中音与乐队而作)、《星光》(为钢琴、合唱与乐队而作)、《喜马拉雅之光》(为男高音、男童高音、古筝、合唱与乐队而作),都是近年在北京等地上演过并获得好评的作品。当然,所有这些作品,在上海几乎都是首演,而且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进,因此演出效果明显得到保证。开幕音乐会的现场气氛和观众的热情,可以说是近年来“上海之春”最为火爆的场面,演出前上交音乐厅甚至还增设了加座。


第二天,也就是4月29日,上海交响乐团在著名波兰指挥家雅切克·卡斯普切克执棒下,奉献了一场重量级音乐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场音乐会上演了两位重量级波兰作曲家——卡罗尔·希曼若夫斯基和维托尔德·卢托斯瓦夫斯基的作品,这两位名家是继肖邦后波兰近当代极为重要、并已获得世界性声誉的作曲家,尤其是后者成为这台音乐会的第一主角,上交演出了他著名的第三、第四交响曲。而执棒的卡斯普切克,已被公认为是当今世界乐坛诠释卢托斯瓦夫斯基的权威。音乐会极具震撼力,将新颖前卫的音乐语汇、波澜壮阔的史诗性和深邃内省的沉思幻想作了杰出的呈现,让观众对当代一流作曲家的真正水准有了直观认知。上交是首次演出卢托斯瓦夫斯基这两部艰深恢宏的交响曲,勇气可嘉,可圈可点。演出结束时,乐手和指挥都非常激动,多次谢幕,观众对他们真有依依不舍之感。首演国外作品有这样温馨热烈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正所谓一而再,再而三,5月6日,上海交响乐团又在张洁敏指挥下,演绎了卢托斯瓦夫斯基的继承人、波兰当今著名作曲家和指挥家潘德列斯基作品(《三首中国歌曲》、《为小号和管弦乐团而作的小协奏曲》)和肖斯塔科维奇《第六交响曲》,这些作品在上海也是首演。在短短的不到10天里,上交即在“上海之春”呈现了三台极具价值的新作音乐会,可喜、可敬。5月8日,张国勇指挥浙江交响乐团演奏《海上新梦——历届交响乐原创作品回顾音乐会》,也通过让新作“梅开几度”,盘活中国当代交响作品曲库,也是对新作品精益求精、不断完善的一次展示。我想,观众听得懂艺术家们的追求。

 

作曲名家吕其明、叶小刚,青年小提琴演奏家黄蒙拉等见证了本届“上海之春”开幕


由上述提到的优秀演出,可见新作品的价值并不是一味地“为新而新”,关键还是要看质量、看品质。“上海之春”并不是一块简单的试验田(并非所有的新作首演一定要放在“上海之春”,不妨先作内部演出后修改完善,择优而进入“上海之春”),而是力求展示高质量新作的平台和孵化器,新作演出规格上去了,音乐节的影响力自然会上去。纵观世界上有影响力的音乐节,莫不如此。还有,“新”的眼界要宽,立足点要高,如此,中国原创作品的水平才会随之“水涨船高”,逐步走向世界级的水平。本届音乐节的演出,已初步显露出了这样的变化趋势,值得肯定。

 

不拘泥怀旧,经典“活态”传承很重要

 

如果说创新求新是“上海之春”的一个翅膀(包括推出新人),那么,展示经典就是它的另一个翅膀。如何让传统经典历久弥新,焕发出鲜活魅力,也大有文章可做。


本届“上海之春”,上海歌剧院连演三场意大利作曲家唐尼采蒂歌剧《军中女郎》,不能不受到专业界内外瞩目。《军中女郎》在世界乐坛久演不衰,对这部歌剧风格的把握和对演员表演的要求,历来有着相当高的评判标准。上歌这一次采用的是全方位中外合作的模式,以国际标准来运作演出。除了乐队之外,导演、舞美、灯光设计、服装设计、指挥以及主演等等悉数聘请了当今世界乐坛的一线精英来担当,不光女高音芭芭拉·巴尔涅西(饰演玛丽)、男高音乌韦·斯蒂柯尔特(饰演托尼奥)、男中音亚历山德罗·科尔贝利(饰演苏尔比士中士)进入表演阵容,连戏中的次要角色贝根菲尔德伯爵夫人也聘来老戏骨弗郎西丝卡·弗郎茜饰演。别小看这个小角色,如果表演不到位将影响全剧的喜剧色彩。所谓“大众的节日”,是需要一批让人喜闻乐见并产生剧院口碑效应的演出来压压场的,以专业高标准完成的 《军中女郎》,是“上海之春”打造高端国际合作演出、积累人气的可喜成果。

 

创建于1856年的蒙特卡洛爱乐乐团莅临本届音乐节


在本届“上海之春”举办期间,还有一场演出非常引人关注,那就是4月30日在上海大剧院上演的莫扎特歌剧《女人心》。无论是演出阵容还是演出质量,它完全能够担当起“重头戏”之责。


在巴洛克音乐和古典声乐领域享有极高声望的比利时指挥家勒内·雅各布斯,2015年曾率领他的弗莱堡巴洛克乐团在上海音乐厅演出莫扎特歌剧《唐璜》,赢得激赏一片。此番的《女人心》依然是该团拿手的莫扎特歌剧。制作形式上,这台《女人心》是一种介于全景版和音乐会版歌剧之间的“半舞台版”,就实际展示来看,它似乎更偏向音乐会版。演员基本上着便装演唱(只是根据剧情变化稍有调整),辅以简单道具(如椅子等),整个舞台(乐队也在台上)都成为演员的表演区域,甚至指挥台也屡次被演员“占领”,不拘一格的表演妙趣横生,喜剧效果独特,让人对开放的歌剧演出理念如沐春风。


几位主演都是演唱莫扎特作品的高手,自然是韵味淳厚,饰演女仆的韩国女高音任善惠演唱中甚至即兴用口哨声“添油加醋,插科打诨”,让观众倾倒。与这种“活态”传承和个性创新兼而有之的开放式表演相映衬的,是该剧音乐呈现上极为严谨——为《女人心》伴奏的弗莱堡巴洛克乐团忠实于勒内·雅各布斯的音乐理念,在古乐与现代管弦乐队之间找到了平衡和融合。我聆听过不少经典的《女人心》版本,去年夏天还在莫扎特家乡的萨尔茨堡音乐节上观赏过现代乐队伴奏的《女人心》,但这次上海大剧院版本的 《女人心》,依然令我心醉神迷,其最大的特色之处在于:古而出新,演古又不拘泥于古。

 

三大中国男高音聚首


创新与经典,是“上海之春”的两个翅膀,但正如让观众毫无归属感的标新立异,不如于昨日有所传承、演出品质拔节而高的创新一样,经典如果只有照搬照演一个路数、一个版本,那它在演出状态、观演平台极为多元的现代剧场,也就做不到鲜活和贴近,只能囿于一种口味的观众。对办节的这两个“翅膀”进行更开阔、更开放、更深入的理解与探索,同时永远以追求高品质为第一生命线,将会有助于“上海之春”办成近悦远来,真正具有世界性口碑的音乐节。最后想提的一点建议是,作为一个已经创办多年的音乐节,“上海之春”还需不断增加自己长远规划的自主自办节目。目前有相当数量的演出内容,还只是停留在临时与剧院或乐团的组(联)合上。如果今后在这方面有新的突破和改进,“上海之春”将会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本文编辑:伍斌   题图为知名艺术家与上交献演的“上海之春”开幕式音乐会谢幕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