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事:当年朝花上一篇《羊肉烧酒》,让张泽羊肉暴红

2019/10/10 1:51:28

往事:当年朝花上一篇《羊肉烧酒》,让张泽羊肉暴红

王勉喜欢写散文,无论岗位职务如何变动,始终与散文结伴而行。


他写作多取材于生活几十年的松江,最为轰动的,要数名篇《羊肉烧酒》了,因为,此文一出,他所任职的张泽镇的羊肉顷刻脱颖而出,成为当地农民风靡一时的增收致富的产业。他曾感慨地说,散文的力量不容小觑。


那是王勉到张泽镇工作的第一年。一家报纸编辑向他约稿,刊用几篇后得寸进尺起来,说要开设散文专栏,每周一篇。当时松江有好几个镇羊肉都做得很好,有的都比张泽有名气。张泽人虽喜欢吃羊肉,但由于交通不便,地偏一隅,在吃羊肉这件事上只能是封闭式的自得其乐。有一天,有朋友邀王勉共进晚餐,上来的就是热气腾腾的白切羊肉、烂糊羊肉、手抓羊肉等,末了还有羊杂碎汤、羊肉面,当时只觉很温暖,很好吃。时间稍长,他发现张泽人确喜羊肉,不但逢年过节、红白喜事的正桌上必有羊肉,就连平时的家常便饭,也都不离羊肉。且张泽人的羊肉做法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选的羊都是一年左右的童子羊,那锅老汤要熬很长时间,最重要的是火候的掌握秘不外传,一般半夜起来就开始制作。更让他吃惊的是,张泽许多老人保留了一种习惯,就是每天早饭也必须要吃羊肉,弄点羊肝羊杂碎,来点烧酒,最后一碗羊肉汤面,然后面色通红哼着小调去上班。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着每日早晨吃羊肉烧酒的习惯,说是这样一天就会有精神有力气。

王勉虽然从小也喜欢吃羊肉,但当时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更没写吃羊肉的冲动。那是1995年冬的一天,老朋友钱明光带了几个人突然来造访,晚上就在镇上一家小餐馆就餐。上来的全是羊肉,而且做法都不一样,一个个都吃畅了。尤其是钱明光,平时从不喝白酒,但他知在张泽吃羊肉的俗例是必须喝烧酒,竟也破例喝了许多白酒。他们七嘴八舌地说这里的羊肉全松江最好吃。到最后,虽都显醉态,但好像都未尽兴,嚷嚷着再来再来。王勉就开玩笑道:真的还想吃的话,明天早晨六点半带你们再去吃。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第二天清晨6点左右,突然电话铃响,一听,是钱明光打来的。说是他们一干人已出发在路上,要来吃羊肉烧酒。还来真的了?!王勉急忙去镇里一家小餐馆安排。6点半不到,他们还真来了。小餐馆卫生条件并不是太好,破桌破椅缺腿少脚的,他们全然不顾,直吃得满头大汗,抹嘴而去。临走时,钱明光突然冒出一句:听说你开了个散文专栏,何不写写这张泽羊肉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他们走后的那天晚上,王勉有了创作的冲动。一个人在宿舍里铺纸静想,在炽白的日光灯下思如潮涌,只两个多小时,一篇题为《羊肉烧酒》的散文一气呵成。


后来此文在朝花版头条发表了。王勉说,这篇散文是他的真切感受,虽然在写法上有些夸张,但经《解放日报》一刊登,立刻引起了广大读者尤其是松江人的喜爱。文章刊出后在松江迅速兴起了一股“张泽羊肉”热。当时县委书记在大会上和私下里多次提到这篇散文产生的影响。此前,在当地以张泽羊肉为名的店一家都没有,文章发表后的一两年里,松江一下子冒出了几十家挂着“张泽羊肉”招牌的店。到张泽吃羊肉的人纷至沓来。有一年,松江隔壁的奉贤庄行镇搞伏羊节,有记者在新闻里把王勉写的张泽羊肉张冠李戴到庄行羊肉头上。后来,叶榭和张泽并镇后,叶榭每年搞张泽羊肉节,使张泽羊肉成了松江的一个产业品牌。故事还在延续,后来,网上“张泽羊肉庄农家乐团购”等相关信息铺天盖地,且把“张泽羊肉”列入百度百科一个条目。至此,在松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一提到羊肉,人们只知有张泽羊肉了。这篇小文的持续效应,王勉起初委实是料想不到的。

不久,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要出王勉的散文集,当时把散文全编好了,但苦苦思索不出一个合适的书名,负责这本集子的出版人提议就用《羊肉烧酒》为书名。果然,书出版后很受欢迎。上海作家协会召开的“王勉散文创作研讨会”上,时任上海作协副主席的赵长天曾动情地说:“我觉得写得真好。特别是写到吃羊肉的感觉,真是看得你就想吃。当然有点夸张,但这个夸张我愿意接受。这个夸张,是对羊肉的热爱,对羊肉的热爱是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热爱。我觉得文学要表达的、散文要表达的,就是这个东西。”


不久前全国第七届冰心散文奖揭晓,在“朝花”上写羊肉烧酒的那位拿到了冰心散文奖,这是大家对王勉的勉励和祝贺。
 

组稿:朱蕊  编辑:伍斌  图片来源:携程 百度百科  图片编辑:曹立媛  邮箱:wbb037@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