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日本,公务员接纳赠答礼物算不算受贿?

2019/10/10 1:51:27

在日本,公务员接纳赠答礼物算不算受贿?

日前,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与华东政法大学联合主办,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华东政法大学《法学》杂志社联合承办的“中日刑事法交流三十年学术研讨会”在沪举行。来自日本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成蹊大学、冈山大学、国学院大学和中国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吉林大学等多所著名高校的知名刑法学者,以及日本法务省检察厅、日本最高裁判所、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法制委员会、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等实务界的代表共100余人与会。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叶必丰教授主持开幕式。

 

 

上海社科院党委书记于信汇教授欢迎专家学者的到来并指出,过去30年,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与日本法学界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学术交流合作。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叶青向参加本次研讨会的中日刑法学界专家学者表示了真诚的感谢。他指出,自1988年首届中日刑事法研讨会召开之日起,华东政法大学便一直参与、推动并深化中日两国刑事法的交流与合作。日本早稻田大学原校长、名誉教授西原春夫也作了致辞。

 

 

在研讨会上,“中日刑法中的受贿罪”板块尤其引起各方与会者的关注,中日专家学者就如何判定受贿罪以及中日比较借鉴等表达观点。

 

 

有与会者表示,在当下中国重拳反腐的大背景下,从法学视角尤其是刑法视角深入探讨受贿罪,对于中国推进廉政建设有重要的意义。

 

 

日本国学院大学法学部关哲夫教授就日本受贿罪的类型、保护法益予以说明。他介绍,在日本现行刑法中,公务员的职务犯罪是被分别规定在渎职罪下面的滥用职权犯罪和贿赂犯罪之中。最初,贿赂犯罪只是规定了单纯受贿罪、加重受贿罪以及行贿罪,此后追加规定了受托受贿罪、事前受贿罪、向第三者提供贿赂罪和事后受贿罪。此外,在日本的特别刑法中,针对运营铁路、电力、天然气等垄断事业的公司以及从事管制业务的公司等的职员,也规定了单纯受贿罪、事前受贿罪、加重受贿罪以及行贿罪。

 

 

关哲夫表示,日本可以被称为是“赠答之国”的礼仪之邦,是赠送礼物机会非常多的国家。中元节、年末的礼物赠送都是惯例,更切身的例子,则可以举出情人节的巧克力、糕点等。日本社交礼仪中赠答(礼物)的贿赂性问题,究竟是如何判定的呢?他提出,有两个重要判断:一是对价关系的判断,即判断与公务员的职务行为的对价关系。例如,像祝贺公务员的升职、转任的饯别、庆祝、红白喜事时作为礼金的现金,与公务员的职务上的生活关系相伴而来的赠答的场合,关键看是否存在与职务行为的对价关系。二是社交礼仪的判断,即判断该赠答是否在社交礼仪的范围之内。此外,在认定的时候,公务员职务行为的内容、公务员与赠答者的人际关系、当事者的社会地位、当事者之间关系的亲疏、赠答财物的金额、价款等利益的种类、多少,接受利益的时期、样态、经过等各种情况都需要考虑。

 

 

上海社科院法学所魏昌东教授指出,受贿罪在中国刑法典中基本是从1988年立法开始的,1988年1月21日颁布了惩治贪污贿赂罪补充规定,在规定当中,第一次概括形成了中国腐败贪污贿赂犯罪整体立法框架。经过30年的努力,现在我们形成了受贿罪、介绍贿赂罪、行贿罪以及关系人受贿罪整体的贿赂罪立法体系。但他也提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时代进步,我们也面对着法律和受贿罪犯罪模式不断活性化、不断发展演进之间的张力,这样就提出了中国刑法在规制受贿犯罪过程中能否适应现实需要的问题。

 

 

他表示,这些挑战体现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比如,事中受贿不断减少,但事后受贿不断增多,对司法实践产生了严峻的挑战;相关的国家工作人员仅仅借助其身份,而不利用其职务的行为,也可以谋取得到相应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刑法将如何面对司法实践需要等。他认为,需要重新考察与定位法益内涵,揭示受贿罪的保护法益,同时,深化对法益的生成机能与受贿罪保护法益更新问题的认识。

 

 

日本早稻田大学北川佳世子教授认为,关于中日受贿罪的保护法益存在差异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双方的立法形式不同。日本侧重考虑贿赂与职务间的对价关系,因此,受贿罪规定在公务员职务犯罪项下。中国更侧重职务的廉洁性,因此,受贿罪规定在贪污受贿罪章节中。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张绍谦教授认为,受贿罪的法益始终存在争议,很难完全得出共性的结论,但是在某些问题上,日本刑法可以为我国的受贿罪研究提供参考。吉林大学法学院王充教授提出,在讨论受贿罪法益的时候需要将行为客体纳入考虑范畴,在受贿罪法益保护研究中可以采纳法益多元保护的观念。

 

 

此外,研讨会还就“刑民关系的实体考察”“中日刑事立法的新动向”“中日刑事立法的环境犯罪”等展开了深入交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上观新闻”,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