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台湾》导演齐柏林罹难,“台独”组织问:外省人怎么可能爱台湾?

台湾导演齐柏林先生曾因《看见台湾》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日前在花莲拍摄续集时坠机身亡,社会各界多表哀悼:但也不乏不和谐的声音,蓝绿各方不断上台,齐柏林的逝世竟成为各种政治精英与评论人物的“演武场”,令人悲哀。

 

齐柏林与《看见台湾》

 

此次罹难的导演齐柏林是外省二代,上一辈来自河南安阳。他原来是台湾地区工程局的公务员,从事公职23年,在距离退休只剩3年时,毅然决定辞掉工作,损失近百万人民币的退休金。促使他辞职的首要也是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想在空中拍摄台湾。但问题在于,空中拍摄的成本极高,累计400小时的直升机飞行时数折合成人民币需要2000万元,这显然是普通公务员没办法负担的。

 

拍摄“全台最贵纪录片”的巨大压力让齐柏林抵押房产后仍面临巨大资金缺口,也因缺乏明确市场前景而屡遭投资者拒绝。侯孝贤导演在看过初剪片后,愿意将名字给齐柏林使用;吴念真导演被齐柏林的精神打动,打破他以往只替自己或朋友的作品配音的惯例,为电影无偿担任旁白;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得主何国杰为了给《看见台湾》配乐,专程赴欧洲同布拉格交响乐团合作完成。

 

《看见台湾》上映10天时成为台湾电影史票房最高的纪录片,上映第66天票房超过2亿新台币(合人民币4千多万),同时也成为新加坡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华语记录片。与之同时,纪录片中揭发的问题被台湾当局查处,时任行政机构负责人甚至表示,未来不再新开辟高山公路,已开辟的道路不再轻易进行拓宽工程。

 

今年3月,有台湾公民团体发起“撤销亚泥(亚洲水泥公司)非法展延(开矿),捍卫太鲁阁立即联署”运动。该议题与《看见台湾》直接相关,在齐柏林导演罹难后,联署再度激增,截至13日下午2时许已突破15万人。

 

只有本省人才有资格“爱台湾”?

 

然而,中兴大学副教授张明强在社交媒体贴文,表示《看见台湾》完全忽略国民党“党国”结构对台湾造成的伤害,最后还写道“愿他安息,灵魂得到反省”。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有媒体人批评:“叫人灵魂反省,自己还有灵魂剩下吗?”台湾学者包正豪在同一社交媒体发文,批评张明强为了政治而失却人性,气愤地说道“别说担任教职,就连继续留在这个世界,都是多余的”。中兴大学随后发表声明表示,校方完全无法认同张明强对齐柏林的言辞,批评已经年逾不惑、为人师表的张明强,不应该逾越对人性的尊重与厚道的实践。

 

齐导逝世后,就有“独派”组织声称“外省人怎么可能爱台湾?”在他们的眼里,似乎只有出身台湾本省的人才有资格“爱台湾”,国民党及外省人“标签”,就已经决定了他们“天然没有爱台湾”的属性,哪怕齐柏林对于台湾的环保事业作出极大贡献,甚至被称为“台湾空拍第一人”也无济于事。

 

当一群熟知的“人设”被现实所打脸,这批人跳出来发声也不足为奇,但是这样的声音太多,未免是对罹难者的不敬以及家属的“二次伤害”。齐柏林之子就在台湾知名社群网站刊文称“没错,家父是所谓外省二代,但是我相信(他)爱台湾的心,爱到命都可以不要,甚至比很多卖‘国土’的本省人还多还深”。“爱不爱台湾跟省籍、出生什么的都没关”,这才是正解。

 

早年台湾被分为“四大族群”,核心竞争者为本省人与外省人。本省人为几百年来从大陆迁往台湾的汉人,外省人则几乎都是随国民党蒋介石当局从大陆败退而来。国民党被当做“外来政权”,也是外省人的天然代表;民进党被当做“本土政党”,也是本省人的集中支持对象。加上历史上的“二二八”事件等等,塑造了蓝绿分野下省籍斗争不断的台湾社会。

 

随着外省二、三代逐渐与本省人融合、以及社会上逐渐意识到省籍区隔的危害,“无论祖先什么时候从大陆到台湾,大家都是台湾人”渐成共识,原先的“四大族群”也从“原住民、客家人、本省人、外省人”演化为“原住民、新住民、客家人、其他台湾人”分类。

 

“消费”齐柏林背后的迷思

 

“此前不提齐柏林,逝后大谈人家是国民党员”,有蓝营基层这样告诉笔者。的确,中国国民党中央宣布会在中常会上邀请齐导当年的长官来讲述齐的点滴故事,似乎表演成分过于浓重。党主席洪秀柱也将在中常会上表达哀悼之意,表示该党将全力协助处理身后事宜。而对于社会大众而言,应该让“政治的归政治,文化的归文化”,齐导已经逝世,这是社会各界的损失,大家纪念和哀悼并无问题,但如果沾染上政治,就会“令人恶心”。

 

齐柏林导演倡导“台湾环保”,以空中拍摄的方式让很多民众发现原来“台湾有很多污染”,不少污染企业因此受罚。绿营常常要求“提升台湾的国际能见度”,意图让原本远离政治的经济、环保等领域都体现出“台湾的声音”。即便从这个角度看,《看见台湾》所彰显的热爱脚下土地,以及巨大票房成果也是有利于“提升台湾能见度”。几乎每一项都是“政治正确”,但依旧在罹难后遭到不公正对待,难道外省人只能说“我是外省人,我主张‘台独’”才行?

 

亲蓝媒体人李艳秋在去年4月时说,“社会猎巫的氛围,让所谓外省族群,必须以高十倍的音量呼喊爱台湾,以激烈十倍的动作强调爱台湾,以求得认同。每每看到政界或传播界朋友,比激进更激进,比极端更极端,都让我不胜唏嘘”,似乎出身外省籍有天然的“卖台”基因,只有表现得比本省人更激进、极端,才能更好在政治界和传播界立足,这就是冷冰冰的现实。

 

只是这样的所谓“爱台湾”,怎么能比得上齐柏林导演脚踏实地的爱台湾呢?

 

来源地址:《看见台湾》导演齐柏林罹难,“台独”组织问:外省人怎么可能爱台湾?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