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学新校长:中国家长身上有种对孩子教育全身心的投入

安迪·汉密尔顿(Andy Hamilton)的工作经历,可以用“走遍美国名校”形容。他曾是美国耶鲁大学生物化学教授。2004年10月至2008年10月,他是耶鲁大学的教务长。2009年10月6日成为牛津大学第271任校长。卸任后,2016年1月,他就任纽约大学第16任校长。

 

在汉密尔顿先生眼中,中国学生是怎样的?在互联网技术发展及全球化双重影响下,未来的大学将是什么样子?1日,在上海纽约大学,这位曾说过大学里要学些“无用之物”的校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记者:这次您也参加了上海纽约大学招生的校园日活动,听说还跟不少高中生一起吃了晚餐,能说说对上海的学生、中国的学生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吗?

 

安迪·汉密尔顿:对,上周六晚上,我和今年许多的申请者见面交流,共进晚餐,一桌子高中生,气氛很好。印象最深刻的,首先是他们的英语都非常流利;对多元化议题都有着强烈兴趣,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对于世界本质的真挚理解。目前上海纽约大学学生中,51%来自中国,49%是国际学生,每一位中国学生都会有一位非中国籍室友,给他们机会培养出或许是终身的友谊,也培养他们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接受。事实上,我对中国家长们同样印象深刻,很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有一种对孩子教育全身心的投入。

 

记者:此前您曾经发表过这样的观点:学生不一定要在大学里全部学有用的东西,而同样应该学些“无用”的东西。如今,您依然这么认为吗?

 

安迪·汉密尔顿:我确实这么说过。我们应该反思,智力的追索,价值到底在哪里?目前或许有些学科,在应用上并无实际意义,然而对未知的探索,收获在其过程,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新的发现是什么,这个发现带来的深远影响。很典型的例子就是互联网——它的基本技术理论体系来源于微电子,出自于固态物理学几十年的默默进行。从这一点上看,在大学中,研究所有知识的领域,不断扩展边界,非常重要。

 

记者:您分别在耶鲁、牛津工作过,如今成了纽约大学掌门,能说说3所高校有何异同吗?

 

安迪·汉密尔顿:3所大学都追求卓越。在纽约大学就任后,我花了两个月时间,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也是我熟悉的东西。大学教学的本质都是相似的,其目标不是灌输思想理念,而是教人如何观察思索分析欣赏,特别是对事实进行批判性思考。举例来说,物理事实是无穷无尽的——只有教学中交给学生思考的方式,鼓励他们以一种全新的不同方式探索,才有新的发现。这才是大学的真正使命:创造新的知识。

 

记者:近日美国国内对中美合作办学有反对声音,确有其事吗?

 

安迪·汉密尔顿:的确,有人对美国和中国大学合作持批判性意见。然而我看来,21世纪我们要去解决世界面临的很多问题。只有通过各国之间合作,促进相互了解,才能更加深度欣赏对方文化,理解不同立场历史。大学在其中可以扮演重要角色,促进理解深入。

 

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其他国家设立校园校区,帮助更多年轻人到不同国家生活。目前纽约大学在全球共有14个校区,伦敦、巴黎、马德里、悉尼……汇成全球网络。依赖先进的互联网教育技术,不同国家校区的学生可以同时上一门课,我对此非常自豪。在上海纽约大学,今年拟招收300名本科生,其中151个中国学生名额,已经收到2000多份申请;而149个国际学生名额,则有多达9000余人申请。

 

题图:纽约大学第十六任校长Andy Hamilton。   海沙尔 摄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来源地址:纽约大学新校长:中国家长身上有种对孩子教育全身心的投入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