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丨明天首轮投票,谁更有机会拿到爱丽舍宫“钥匙”?

本周日,法国总统选举将打响选战第一枪——举行首轮投票。有人猜测,这场大选也会飞出一只“黑天鹅”;有评论认为,这场大选不仅将决定法国的命运,也事关欧盟的兴衰。然而,时至今日,距离首轮投票还有一天时间,选情却依然“雾里看花”,一切难料。

 

大选画风巨变的背后

 

去年的美国大选让世人大开眼界,今年法国大选的光怪陆离也丝毫不输于美国大选,甚至被比作美国大选2.0。与此前中规中矩的风格相比,今年法国大选画风巨变,一反传统——

 

选举版图从传统的“左右对决”变为极右、中间、中右、极左的“四方混战”、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支持率历史性走高、选民空前迷茫无所适从、揭丑假新闻怼媒体也学美国套路……

 

今年大选乱象折射了法国政治与社会生态何种变化? 

 

从政治格局看,法国问题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邢骅认为,今年大选出现的新变化意味着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走到一个历史拐点,其标志在于:传统主流政党力量衰退,无论左右皆失去对政局的掌控力,导致法国政治失去“压舱石”。与此同时,新生政治势力登场,法国政局或将迎来大洗牌。

 

左右主流政党失势从大选启动之初就已显露端倪。前总统萨科齐在党内初选中就落败,而隶属左翼社会党的现任总统奥朗德索性不选择竞选连任,由此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一位不求连任的法国总统。左右失势的另一大表现就是内部四分五裂,甚至重新选边站队。比如社会党“背叛”本党候选人阿蒙,反而去为“脱党”的独立候选人马克龙“背书”。

 

从选民心态看,复旦大学法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骥指出,这也是人心思变的结果。

 

一方面,选民对传统左右两派都不满,尤其不满奥朗德5年执政。在应对欧债危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时,传统主流政党未能提供解决方案。这就为极右、极左势力的扩张提供了空间。另一方面,对当下的候选人都不满意,没有一个候选人提出的主张受到普遍认同。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肖云上也认为,选民对现实政治充满强烈的失望情绪。法国政治精英在选民心中已出现信任危机,没有一个候选人完全可信,从支持率上就可见一斑,连30%都达不到。正如法国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秘书长迈达尼·舍尔法所言:“法国选民投票出现一种趋势,他们投票不是为了支持谁,而是为了反对谁。”第三,对法国经济、社会现状不满。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由于法国经济近年来一直萎靡不振,失业率高达10%;移民又带来安全隐患,为此,经济、移民以及与欧盟关系是本次大选最受关注的议题。

 

从外部环境看,张骥表示,法国大选乱象也是国际和欧洲环境变化的投射。当前,反全球化、反建制、民粹主义冲击西方世界,法国也未能幸免。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乃至部分国家的极端势力在选举中有所斩获,都给予法国极端政治势力很大鼓舞。

 

四大热门人选大PK

 

今年大选还被称为法国历史上“最难预测”的一次大选。熟悉法国大选历史的人都知道,首轮选情一般在3月中旬就会明朗,有两到三位候选人的支持率会明显高于其他人,成为“主力选手”。然而,今年却是四方割据。目前,在所有11位候选人中,最具竞争力的人选是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中右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和极左翼势力“不屈法国”候选人梅朗雄。据多家机构20日的最新民调显示,马克龙支持率为25%跃居第一,紧随其后的勒庞为22%,菲永与梅朗雄皆为19%,并列第三。

 

先简单梳理下四大热门候选人的特点和“刷子”。

 

马克龙——加分项:形象好气质佳最年轻,给沉闷的政坛注入活力。他的口号是超越党派、打破左右。反体制却又相对开放,不反欧盟。减分项:缺乏从政经验、“无全面系统的施政纲领,无强有力的政党支持,‘前进运动’更像临时组建的竞选团队,同时还被指有金融界背景,代表大资本家利益。”邢骅说。

 

勒庞——加分项:打出“法国优先”口号,塑造反体制的叛逆形象、迎合选民思变恐穆心理,与父辈的传统极右相切割。减分项:背负“极右”历史包袱,脱欧、反移民等主张太走极端。

 

菲永——加分项:推出的施政纲领最有章法,且对症下药。如5内年裁减50万个公共部门岗位、将退休年龄从62岁延长至65岁、减少公司税等;5年左翼执政也为右翼迎来“左下右上”的执政机遇。减分项:“空饷门”丑闻太具杀伤力。

 

梅朗雄——加分项:激情、雄辩、个人魅力、善于利用新媒体手段自我宣传(首位使用全息投影在7个城市“分身”演讲拉票的候选人);为草根阶层代言。减分项:向富人征100%税收、停用核能完全转向可再生能源、建立“法兰西第六共和国”过于“理想化”。


    

哪对“选手”能进“决赛”?


    

外界预测,在首轮投票中,预计无人能以50%以上的得票率一战取胜,届时将有两位得票率领先的候选人出线,进入5月7日的最终角逐。那么,哪两位候选人能赢得决战资格?

 

路透社将所有“排列组合”一网打尽,包括“马克龙VS勒庞”、“勒庞VS菲永”、“勒庞VS梅朗雄”、“马克龙VS菲永”、“马克龙VS梅朗雄”、“梅朗雄VS菲永”。

 

在这6对组合中,路透社认为,“马克龙VS勒庞”最有可能闯入第二轮,而可能性最小的是“梅朗雄VS菲永”。最恐怖对决是“勒庞VS梅朗雄”,因为两人都是民粹派、反欧盟,且一个极右一个极左,“两极”格局将给法国政治、欧盟稳定乃至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巨大冲击。

 

邢骅预测,“马-勒”组合的概率更大。虽然民调存在可信度问题,但是一段时期以来的民调结果还是基本持稳,都是马克龙与勒庞稳居前列。相比之下,菲永和梅朗雄各有劣势。“空饷门”、此前共和党内部为是否撤换菲永发生分歧都为菲永竞选蒙上阴影。而梅朗雄一直以来都是大选“陪跑者”,他虽然是法国政坛独树一帜的政治力量,但是他的反全球化、退出北约等主张也让他流失选票,他很难成为胜者。而且,距离首轮投票仅有一天,不太会出现戏剧性变化。

 

肖云上则认为,勒庞在第一轮胜出应无悬念。因为勒庞有一个稳定的选民群,占选民总数超过15%。从2000年至今,法国极右翼的基本选民非但没有变化,反而有所扩大。比如在2014年国民议会选举中,国民阵线得票率最高,成为第一大党。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勒庞的推特粉丝在所有候选人中排名第一,说明其个人关注度极高,有关注就有潜在的选票。

 

但是,另一个人未必就是马克龙,菲永和梅朗雄也有希望。以菲永为例,虽然他现在是一位“问题”候选人,但是和勒庞一样,菲永的基本盘比较牢固、粉丝忠诚度高。在去年共和党党内初选时,投票者达400多万,约占法国选民的10%,这批人是共和党的坚定支持者。若首轮投票有效投票率下降,凭借这一基本盘,菲永的票数就不会缩水。梅朗雄也是一位颇有内涵的政治家,通过最近两场电视辩论,再加上本人造势,在最短时间内“秒杀”支持率,追平菲永,甚至一度赶超,可谓改写大选版图。这说明选民对梅朗雄仍有较高期望值。

 

张骥也认为,在首轮投票中,菲永未必不能打个翻身仗。“空饷门”固然有损菲永的形象声誉,但实际上法国其他政客也存在“吃空饷”问题,菲永之所以成众矢之的,不乏媒体故意放大的因素。平心而论,在数位候选人中,菲永的施政纲领更切实可行。而马克龙虽然支持率高,但是摇摆率也同样高,其基本选民不如菲永稳定。


    

恐袭会否搅动选情?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20日,也就是首轮投票3天前,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发生恐怖枪击事件,导致1名警察身亡。近年来,法国始终难逃恐袭阴影,这起突发事件会否搅动选情? 

 

张骥认为,总体来说,香榭丽舍大街恐袭案会对在反恐、移民问题上持强硬立场的右派候选人带来利好,比如菲永和勒庞。此外,今年还有三分之一“摇摆选民”尚未决定把手中的票投给谁,预计也会对摇摆选民的投票倾向产生影响。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许多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前四名候选人支持率胶着,在大选最后一分钟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结果。尽管恐袭事件可能会提升勒庞的支持率,但是以往经验表明未必能让极右翼笑到最后。2015年,在地区选举前三周,巴黎发生恐袭,国民阵线在首轮选举中获胜。但是,到第二轮却反胜为败。与其关注对勒庞的影响,倒不如关注这起恐袭是否会让马克龙“减分”。安全议题是马克龙的“阿喀琉斯之踵”,批评者认为他是一个软弱分子。

 

首轮投票究竟结果如何,谁更有机会拿到爱丽舍宫的“钥匙”?相信23日的投票结果会给出“提示”。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来源地址:法国大选丨明天首轮投票,谁更有机会拿到爱丽舍宫“钥匙”?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