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就是名校慕课上那个唯一的中学生讲师

2019/9/16 19:40:45

我,就是名校慕课上那个唯一的中学生讲师

本文作者系交大附中高三学生、上海市高中名校慕课《 STEM研究方法:说“黑”》课程教师
   
上海市高中名校慕课平台正式上线,5日开放选课。我作为唯一的学生讲师,也在这个平台上开设了一门课程《STEM研究方法——说“黑”》。在这门课程当中,我将会用八讲的时间分享我对黑、对光和色彩的认识,也期望能够激发一部分同学问“为什么”的勇气,并引领他们走上科学探索之路。
  
我总被问:为什么一个高三学生能够成为一门在线课程的主讲?这大概是因为我个人特殊的经历。
  
其实在高中以前,我只是个单纯偏爱动手和思考的普通初中生,和大多数同学一样,面对书本上的问题,很多时候只能暂且压下问“为什么”的冲动,先把近在眼前的考试应付了。然而在交大附中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当中,我终于能够有机会跟随着每个人都会有的求知欲,接触真正的科学研究,并在STEM实验中心迈出了科学探索路上坚实的第一步。
  
时至今日,我很感谢徐向东校长的办学理念,当我呼吸着交大附中实验中心独有的带着“特殊气味”的空气,才又被渐渐地鼓励着问起了“为什么”。而当我找到“为什么”的答案时,那种探知成功的幸福感,是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所无法想象的。
  
进交大附中之后,高一时,我利用课余时间跟随着自己的求知欲,通过书本学到了许多有关天体物理学、宇宙学和热力学的知识,甚至也会读一些霍金的理论物理研究。之后,还上了“手”:高一的时候,我和一个“技术宅”一起造了一辆车;高二的时候,我提出了一种利用智能手机检测色素的新方法,且实证可行;高三的我开始了教学生涯,也获得了一个难能可贵的荣誉: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市长奖。
  
我的一位学长,交大附中2013届的曹家骏为上海交通大学捧得“挑战杯”的时候,曾说过一句话,“不要学我,我只是个特例”。我就没有学他,也不打算学他,因为我明白,个性发展真的是成长中难能可贵十分重要的一样东西。
  
之所以我能够成为一个讲师,主要还是得益于交大附中STEM(分别代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英文首字母)实验中心独特的课程体系。从2002年成立开始,STEM实验中心逐步构建了一种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以学生为主体,以科技类社团为载体的代际传承教学模式。高一时,我从学长学姐那里学到了很多有关原材料(金属、纸、竹、木等)加工、程序编写、电路连接的实用技巧,并且在我高二担任科技类社团AMZ·OM以及韡騿建筑社长期间,把这些技巧又都传授给了我的学弟学妹们。从高三起,我渐渐开始在外校任教一些STEM领域的课程,会帮助提高小学生的思维品质,也会指导高中生如何在科技领域进行探索。
  
交大附中给了我广阔的探索科学知识的空间。高中三年中,我连续不断参加科技活动,从自然科学到工程学,再从工程学到社会科学,角色也从队员变成队长,再到领队、老师。但是,与此同时,排名也从进校时的几十名落到了“三位数”。很多人问我,后悔吗?参加了这么多看起来和学习、考试、成绩无关的东西,有什么用呢?有一点吧,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今年9月,我即将前往大洋彼岸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打算在工程领域继续我的探索。对我而言,高中时代只是我科学探索路的起点,“不将就”和“跨界”将是我大学生涯的主题词。
  
慕课并不是简单地把一门课程用一台摄像机从线下搬到了线上,而教学视频也只是慕课当中的一小部分。慕课平台上还开设有讨论区,我期待与同学们交流探讨,帮助感兴趣的同学学会、用好STEM研究方法,同我一样走上真正的科学探索路。